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人魔之路 > 第286章 身懷異寶(作者:莫麻公子)
人魔之路 《人魔之路》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第286章 身懷異寶

    雖然北河不知道半空那小小人影的身份,但是結合之前養尸棺內無良的異常,加上頭頂那位有著元嬰期的恐怖修為,他便猜測頭頂看起來宛如瓷娃娃一般的女童,極有可能就是萬花宗的宗主。



    一念及此,北河心中的驚懼更甚。



    這一刻他跟眾人一樣,具是抬頭看著頭頂的女童,注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只見這女童一雙目光不斷掃視,神識更是在每一個修士身上查探著。



    北河幾乎可以肯定,這女童之所以會出現,就是因為之前無良的異常。或者說之前無良的異常,跟這女童有關。



    在眾人忐忑不安的注視下,這位萬花宗宗主的目光掃視了他們二十余個呼吸,最終才收了回去。



    只見女童身形一花,從原地不見了蹤影。



    與此同時,那股籠罩所有人的強悍神識,亦是瞬間消失,使得眾人為之松了口氣。



    再看這時的北河,胸膛微微起伏著,心中驚懼并未消退多少。



    思量間他壓下了心中的震動,向著前方行去。



    此刻在萬花宗所在海島中心位置的一座紅色的閣樓內,之前現身的女童,此刻正盤膝而坐在一張黃色的蒲團上。



    女童手掌一翻,掌心就多出了一只白色的水晶球,隨著她一抬手,此物緩緩地漂浮而起,并悄無聲息的徐徐轉動著。



    女童對著此物打出了一道道法決,隨之口中還念念有詞的樣子。



    但是隨著一道道術法靈光沒入水晶球中,此物卻沒有任何變化。



    又嘗試了良久亦是如此,至此女童才心神一動,轉動的白色的水晶球停止了下來。



    思量間她翻手取出了一張傳音符,而后一把將此物給捏爆。



    只是等待了片刻,一個看起來五十余歲的老嫗,就踏入了女童所在的閣樓。



    這老嫗身著綠色長裙,眉間還有一顆綠豆大小的黑痣。現身后就見老嫗向著女童拱手一禮:“師尊!”



    “這幾日都有哪些人來到了我萬花宗。”但聽女童清脆的嗓音在閣樓中響起。



    雖然疑惑,但老嫗還是道:“不公山、通古門、烏山宗有六十余人趕來,除了四位帶隊的結丹期修士之外,都是化元期修為者。”



    “不公山……通古門……烏山宗……”女童摸了摸精致的下巴,喃喃自語道。



    “師尊,莫非發生了什么事情嗎?”老嫗問道。



    聞言女童回過神來,神色微沉的開口,“剛才我竟然感受到了撼天錘的氣息。”



    女童話音剛落,老嫗眼中就露出了一抹震色來,“怎么可能,此物當年查證之下,不是疑似被老九偷走了嗎?”



    “所以我也覺得奇怪,”女童道,“而且那氣息稍縱即逝,就不漏絲毫了,因此我懷疑跟這幾日踏入我萬花宗的人有關。”



    語罷又聽女童道:“當然,這也有可能是我的錯覺。”



    “這……”老嫗眼中依然滿是震色。



    “你將那不公山還有通古門以及烏山宗的四個結丹期修士給我叫來,能夠將通靈玉的氣息隱匿,想來自身的實力必然不弱。”又聽女童道。



    “是!”



    老嫗點頭,接著便躬身退了下去。



    而在此人離開以后,女童依然盤坐在原地,只聽她輕笑道:“有點意思,那撼天錘常人根本就無法驅動,到底是誰呢……”



    ……



    這時的北河,已經來到了一座懸崖上的閣樓前。



    這座閣樓正是琉璃閣,修筑在懸崖之上,而在百丈懸崖之下,則是翻滾的海浪,不斷拍打著崖壁,發出了陣陣嘩嘩之聲。



    就在北河來到此地時,前方那座并不算大的閣樓,原本緊閉的房門,在嘎吱聲中緩緩打開了。



    北河抬頭就看到了一個身著黑衣的修長人影,正站在閣樓內,并含笑看著他,正是冷婉婉。



    看到此女后,北河臉上的后怕之色消散了不少,并看向此女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接著他便向前行去,踏入了閣樓中。



    隨之閣樓的大門關閉了,變得悄無聲息。



    在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中,北河跟冷婉婉相對而坐著。



    “你是說,剛才宗主的突然出現,跟你有關?”冷婉婉看著北河有些驚疑的問道。



    之前萬花宗宗主的突然現身,并用神識將整個宗門籠罩的一幕,她自然也察覺到了,并且對此極為疑惑。



    “不錯,但準確的說,是跟我手中的一具煉尸有關。”



    “無良?”冷婉婉立刻想到了什么,看向他問到。



    對此北河只是點了點頭。



    “此人不是早就死了嗎,還被煉制成一具鐵甲煉尸。”冷婉婉越發不解。



    而且在她看來,即便無良沒有死透,具有生前的氣息,也不可能被察覺到才是。



    “我也覺得奇怪。”北河道。



    “莫非是無良身上有什么寶物不成。”思量間就聽冷婉婉開口。



    北河眼中異色一閃,這一點其實他也想到過。但是當初他將無良給煉制成一具鐵甲煉尸的時候,對方渾身上下不著寸縷,連指縫還有頭發都被他給檢查了一遍,根本不可能藏有寶物。



    良久之后,二人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見北河將養尸棺取出,對著此物打出了一道道法決,將養尸棺給徹底封印后,這才將此物放入了袖口。



    在離開萬花宗之前,他是絕對不可能將無良給放出來的。



    “不用緊張,既然紅花宗主退去了,那應該就沒有發現端倪才是。”又聽冷婉婉道。



    “嗯。”北河點了點頭,他也是這么認為的。



    隨即他將此事壓下,看向了十幾年未見的此女。這么多年過去,冷婉婉還是沒有任何變化。



    冷婉婉亦是看著他,并微微一笑:“對于常人來說,突破到化元期后,修為想要進步的話,比凝氣期困難不知多少倍,但你倒恰恰相反,這才短短十幾年不見,竟然就突破到化元中期了。”



    北河道:“話雖如此,但我的辦法對于常人來說可行不通。”



    “這倒也是,”冷婉婉點了點頭,而后道:“要是這一方修行世界元氣充足就好了,凡是能夠突破到真氣期的武者,都能夠像你這樣,將體內的經脈打通成靈根,如此進階結丹期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



    “你想得太簡單了,”北河搖了搖頭,“真是那樣的話,體內的真氣跟法力會產生沖突,還沒有突破就有爆體而亡的可能。”



    “那你呢?”冷婉婉神色一正的問道。



    “不出意外的話,將體內經脈全部打通后,我會放棄武者一道,專心走修士的這條路。”



    “你有計劃就好。”冷婉婉點頭。



    北河看向此女問道:“眼下你是什么修為?”



    “可以嘗試沖擊結丹期了。”冷婉婉道。



    對此北河并不覺得奇怪,當年二人分別時對方就是化元后期修為,如今十幾年過去,冷婉婉能夠沖擊結丹期,倒也在情理之中。



    “對了,月許前我碰到了一個人。”只聽北河開口。



    “誰?”冷婉婉不解。能讓北河提及的,應該是她也認識的某個人才是。



    “若是我沒有猜錯,應該是姜青的那個孩子。”



    “什么?”冷婉婉臉上滿是難以置信。



    接下來,北河就將當日他碰到黑袍青年,并被對方不計后果追殺的事情,向著此女娓娓道來。



    直到良久之后,他才閉口不言。



    “這么說來,那極有可能是他了。”回顧北河的話,只聽冷婉婉道。



    語罷此女一聲嘆息,“他竟然沒死,而且還走上了修行一途。”



    “誰又能想到呢。”北河道。



    這時冷婉婉看著他,本欲開口說什么,但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接下來,兩人便岔開了話題。



    而從此女口中北河得知,冷婉婉這些年來幾乎都足不出戶的在萬花宗修煉,關于隴東修域跟西島修域之間大戰的事情,她也沒有參與。



    對此北河覺得奇怪,因為此女不過是萬花宗內的一位化元期長老,應該不可能置身事外才對。



    問及之下,他才知道原來冷婉婉跟萬花宗宗主之間,達成了某種協定。



    這讓北河更加奇怪了,此女修為可無法跟那位元嬰期老怪相比較,二人身份跟實力懸殊,如何能夠達成協定呢。



    冷婉婉不說,北河也沒有繼續問下去。在他看來,他跟張九娘之間,不也是如此嗎。



    當閣樓陷入寂靜的時候,北河看著冷艷的此女,突然走上前來,一手摟著此女的纖腰,一把勾起了此女的下巴。



    冷婉婉驚慌之下抬頭看著他,臉色變得羞紅。



    北河一聲邪笑,低頭含在了此女的朱唇之上。



    ……



    第二日,北河跟那二十余位不公山的執事長老匯合,張九娘還有李谷云二人,也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前者揮手間祭出了那艘飛舟法器,待得此物膨脹到數丈之巨后,下方的眾人便一躍而起,盤坐在了飛舟法器的甲板上。



    當萬花宗護宗大陣的結界打開一個缺口,眾人向著前方破空而去。



    此刻張九娘還有李谷云二人,臉色還有些嚴肅的樣子。這是因為之前萬花宗宗主,突然將他們叫去,并詢問了一些讓他們并不愉快的問題。



    好在眼下一切都解決了,這次他們已經領取了任務,將奔赴最前線參與到大戰中去。

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官方有没有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