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惡毒下堂妻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突如其來的邀請(作者:兔子歪歪)
惡毒下堂妻 《惡毒下堂妻》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第一百四十七章 突如其來的邀請

    惡毒下堂妻正文卷第一百四十七章突如其來的邀請天工坊送了新的首飾樣子過來,蕭容悅帶著三七幾個看著放在錦匣子里的各色花釵瓔珞,畢竟是女人都喜歡的東西,幾個人在花廳里嘰嘰喳喳說笑個沒停。



    鄭媽媽卻是快步進來,臉色有些急切:“娘子,外邊有人要拜訪古夫子。”



    “什么人?”蕭容悅蹙眉,怎么會到這里來找古藺?



    鄭媽媽回想了一下:“說是古夫子的故交使了來的,只是看著倒像是哪一府上的下人,行事說話都很是有規矩。”



    蕭容悅不再多問:“把人帶去古夫子那邊院子里吧。”



    鄭媽媽讓小婢去了,卻是面露憂色:“娘子,如今王大學士已經點了春闈主考,只怕古夫子……”



    古藺是王大學士的得意門生,說不得轉過年后他也要參加春闈,就算不下場,那些要攀關系巴結的人也會找上門來,這位夫子怕是留不長久了。



    蕭容悅笑著拈起一對耳鐺,上面的南珠足足有拇指蓋大,圓潤光亮,好不耀眼,她卻是目光涼涼:“真要走,強留也留不住,倒不如堂堂正正地,也算是咱們的坦蕩。”



    鄭媽媽心里嘆氣,娘子也是不容易,好容易替皇長孫和韓九郎尋了個好學問的夫子,如今卻又是留不住了。



    正說話間,廣丹捧了帖子進來:“方才淮南侯府送來的,說是請娘子去終南山的別莊冬狩游宴。”



    淮南侯府?蕭容悅蹙眉接過帖子,看了看又放下了,神色很有些疑惑,雖然自己如今幫著呂氏出面應酬幾次,但潁川王府大都還是閉門謝客,自己也只是打理著鋪面莊子的事,與這些勛貴府里交往甚少,淮南侯府怎么會想著請了她?



    鄭媽媽問她:“這帖子是接了,還是回了?”



    她吩咐竹苓:“去打聽打聽還請了什么人。”



    這張帖子來的突然,蕭容悅不得不小心,又讓人送了話去潁川王府,問問呂氏那邊怎么說。



    程漠也在吩咐富貴:“去打聽打聽西院請了些什么人。”



    這個時候開冬狩,他可不相信叔父能有這樣的閑情逸致,畢竟大理寺才登過門,與龜茲私下來往的罪名還沒完全撇清楚呢,征西兵馬大元帥失之交臂,這時候正該閉門沉寂才對。



    富貴去了一趟回來,便說得清清楚楚:“往梁王府、禹王府和各府都送了帖子,潁川王府也請了,對了,還有勝業坊那邊也得了帖子。”



    程漠抬頭,擰眉:“也請了蕭娘子?”



    富貴點頭:“可不是,聽說特意讓人送了帖子去勝業坊。”



    果然有古怪,若是真的是尋常宴請,以淮南侯程峰與毛氏的性子,無論如何也不會請了蕭容悅來,唯恐讓人以為他們與潁川王府走得親近。



    程漠想著,懶洋洋收起了案幾上的信函,在一旁的炭盆里燃了:“可曾說了要請我去?”



    富貴愕然,好一會忍不住笑了出來:“郎君若是肯去,只怕侯夫人要喜得不知怎么好,那幾位毛家的娘子可還在長安毛府住著呢。”



    程漠撇嘴:“讓人給西院帶個話,就說我好些時日也沒去冬狩了,到時候過去熱鬧熱鬧。”



    “郎君這是……”平日不是聽到這些躲得老遠,怎么這回倒是迎了上去。



    果然,西院里毛氏得了話,一時眉頭舒展:“他肯去?”



    婢女如月笑著道:“一準是聽說冬狩熱鬧,五郎君忍不住也想要過去了。”



    毛氏卻沒有理會這個,而是一迭聲吩咐道:“送了消息去舅爺府上,讓那一日把兩位娘子送過去。”



    她話音未落,外邊傳來程峰的話:“五郎要去冬狩?”



    毛氏忙起身迎了出去,親自上前替他接了翻毛披風,笑盈盈地:“是呢,說是聽說冬狩熱鬧,也想過去。”



    “他去也好,若是能請了禹王與梁王的人一起去,他在那里還能打個圓場。”程峰也不得不承認,程漠不知怎么很得這幾位殿下的喜歡,雖然只是覺得他是個會吃會玩有新鮮玩意的紈绔,但就是誰也不會提防討厭他。



    毛氏眨眨眼,輕聲道:“上一回我那兩個侄女過來時,五郎偏巧不在府里,這一回他肯去,不如就……”



    程峰倒是撇了撇嘴:“只怕也是白費心思,他一心想著吃喝玩樂,無心成家,何況又是常與那些妓坊娘子在一起廝混,你那兩個侄女只怕入不得他的眼。”



    毛氏臉色有些不好看了,她大兄雖說只是從六品通事舍人,可侄女怎么也是正經官家娘子,嫁給這么一個紈绔浪蕩子已經是委屈了,程峰卻還說程漠看不上她們。



    她有些氣惱,卻只能忍住:“那公侯說怎么好?眼下宮中為了平樂公主招婿的事扯不清楚,若是那幾位殿下誰挑中了他,或是給他另說了一門親事,豈不是就為難了。”



    程峰微微沉了臉:“這倒是個麻煩,只是他素日跟太子殿下、禹王他們走得都很是親近,若是太過勉強……”



    他想了想,忽然道:“你可記得樂陽縣主?”



    毛氏一愣,驚愕地看向程峰:“那,那位縣主的夫婿不是剛病故?”



    程峰淡淡道:“樂陽縣主文君新寡,但終究是太宗長孫女,身份貴重,若是真的能與縣主結親也是一件好事。”



    毛氏卻始終覺得古怪,別扭地道:“可那縣主已經三十余歲,比五郎還大上十余歲,這恐怕是要教人笑話了。”



    程峰眉眼也不抬:“若是縣主看中了他,他自己愿意,誰能說出什么什么來,他浪蕩慣了,也不聽我們的管束,只好由著他了。”



    毛氏不明白:“他怎么會……”樂陽縣主三十余歲的人,雖然容貌尚算風韻猶存,但已經改嫁兩回,前幾任夫婿都病故了,偏偏樂陽縣主不甘心,還惦記著容貌清俊的年輕郎君,府里伺候的都是些年輕小廝,這在長安城里已經是個笑話了,程漠就是再糊涂也不會愿意吧。



    程峰看了一眼毛氏:“記得讓人送一張貼子去樂陽縣主府上。”



    毛氏也不敢再多問,只好答應著,心里卻是惋惜,若是能讓侄女嫁給程漠,這府里也就不用分什么東西院了。



    搜狗

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官方有没有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