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不朽者聯盟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主與長工(作者:喵神的爪爪)
不朽者聯盟 《不朽者聯盟》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主與長工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趣閣]

    https://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天,佐天淚子打算將這個安排告訴自己的伙伴們。林德伯格家的活動室不算小,就算住進去露西厄,也有足夠的活動空間。

    她想將自己的露西厄妹妹好好的介紹給大家,畢竟前一晚實在是太鬧了,很多事情沒有說清楚。

    白井在電話里拒絕了在活動室匯合的提議,告訴她‘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議’,要求她和初春一起趕到常盤臺的宿舍。

    當淚子和初春抵達208宿舍時,美琴和黑子各自坐在床沿上,一臉嚴肅。感覺到氣氛有些壓抑,兩人行禮后乖乖坐下,等著下文。

    “御坂遇到了麻煩。”黑子拿出風紀委開會的嚴肅樣子,開門見山的說道,“希望得到大家的幫助。”

    淚子和初春驚訝極了,美琴是這么不服輸的個性,竟然會有求助的時候。她們看向美琴,只見常盤臺的電擊公主低著頭,默認了黑子的說法。她的自尊心特別強,求助他人的事情,平日里絕對不會發生,哪怕是死黨之間。

    可是這次的“絕對能力者計劃”,已經超出了她個人的能力。在黑子逼迫她說出真相之前,御坂美琴甚至已經有了死志,決心通過犧牲自己,阻止絕對能力者計劃。

    黑子讓她重新燃起了一線希望,如果能夠選擇,美琴當然不想死。

    “給大家添麻煩了。我事先說明,這件事非常危險,可能是與整個學園都市為敵,搞不好就會喪命。任何人不愿意加入,或者中途希望退出,我都不會有任何怨言。”

    美琴把情況說得很嚴重,但是十幾歲的少女們,怎么會被這種威脅嚇退。如果這個時候選擇退出,哪怕同伴們能夠原諒,自己恐怕會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吧。

    所以哪怕是最膽小的初春,也立刻站出來表明態度。因為過于激動,嬌小的少女有些語無倫次!

    “御坂學姐!我我我!初春飾利,定當……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她最近好像迷上了時代劇,差點沒有行跪拜大禮。

    “佐天?你沒有戰斗能力,可以不用參加。”白井黑子轉頭詢問淚子。

    “白井,別忘了,前幾天是我救了你和御坂學姐。”淚子非常激動,終于可以參加同伴們的戰斗了嗎,等的就是這一天,“我的戰斗不屬于學園都市的能力體系,但是可不要小看我啊!”

    黑子和美琴對視一眼,點點頭,算是認可了淚子的話。雖然不知道淚子身上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通過前幾天的事情可以看出,她們的這位好伙伴,已經從原來的戰斗拖油瓶成長為一名強大的戰士。

    值此危難時刻,每一分戰斗力量都要好好利用。

    “謝…謝謝大家。”

    看到同伴們都無條件的站在自己這邊,美琴有些哽咽。她收拾了一下心情,開始解釋整個事件。

    御坂美琴在很小的時候,捐獻過自己的DNA,用于學園都市對殘疾人康復的研究。

    沒想到這個善意的舉動被利用,絕對能力者計劃的幕后操縱者,利用御坂美琴的DNA,制造了兩萬個御坂美琴的克隆體。

    這兩萬個克隆體的作用,就像豬狗一樣,被提供給一方通行殺戮。目的是通過戰斗殺戮的刺激,強行提升一方通行的能力水平,令其最終成為Level6的‘絕對能力者’,接近神的存在。這個計劃,被稱為“絕對能力者計劃”。

    克隆體御坂和她之間有著不可思議的心靈感應,每次克隆體御坂的慘死,都在美琴心中留下深深的傷痕。特別是親眼目睹御坂9982號在自己面前被碎尸,發了瘋的美琴發誓要阻止這一切。

    她一開始希望打敗一方通行阻止這個計劃,但是一方通行是學園都市的No1,他可以自由操作矢量,幾乎是無敵的存在,美琴在他手下慘敗。

    退而求其次,御坂美琴開始破壞絕對能力者計劃的實驗機構。在摧毀了70%的實驗室后,對方的防范越來越重,這些天,御坂美琴的破壞工作已經舉步維艱,她甚至預感到,自己會死在某一次的破壞行動中。

    “伙伴們,我可以依靠你們嗎?”

    美琴說完的時候,已經泣不成聲,善良的女孩,認為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如果不是她輕率的提供了自己的DNA,也不會有這么多克隆御坂的慘死。

    “姐姐大人,這不是你的錯。”

    “御坂,錯的是那些利欲熏心的大人。”

    佐天向御坂伸出了自己的手,初春和白井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目標,摧毀絕對能力者計劃!”

    “必勝!”

    四個小伙伴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再談林德伯格·哈金斯這里。

    這位倫理學教師收獲了美得冒泡的蘿莉小女仆一枚,還是個精靈妹子。按照日常番的一貫套路,應該發展出相當曖昧的劇情。

    可惜的是,這個糟糕的粗野大漢,硬生生的將劇情推向了卑鄙地主和悲慘長工的奇怪方向。

    他本來就對聯盟敬而遠之避之不及,聯盟在他退休之后,還硬生生的給他塞個**煩,他能高興倒是怪事。

    林德伯格找不了聯盟的麻煩,就把一腔怒火全部發泄在露西厄身上。可憐的精靈一邊要做著家務,一邊還要忍受林德伯格在背后噴吐“毒氣”。

    “咦?動作怎么這么慢?你是不是在故意偷懶?!”

    露西厄洗衣服,這個無所事事的家伙就站在后面監工。

    “我告訴你,你現在吃的喝的住的用的,可都是本大爺的財產。你以為很便宜?現在經濟環境這么差,我肯收留你這種沒用的東西,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

    他在柵川中學,每周只有一個課時,可謂混吃等死的典范,可就他這樣,教訓別人可是一套一套的,果然不愧為倫理學教師么?

    林德伯格拿出上大課的氣勢滔滔不絕,露西厄坐在小板凳上擦擦擦的洗衣服。淚子有教過她用洗衣機,可是身后的這個霸道總裁不給她用。

    因為洗衣機費水費電。

    可真是個精打細算的男人啊!

    露西厄寄人籬下,沒法和他爭辯,而且她的聲帶已經壞了,也沒法說話。有時候被罵急了,她會用原力膽怯的求饒:

    “老師……”

    “不要喊我老師!”林德伯格立刻打斷了她。

    “你想從我這里學本事?我實話告訴你,門都沒有!你以為西斯武士是誰想學就能學?聽好了,我們西斯武士,只收身世清白,勤奮好學的弟子。你這種……”

    他鄙夷的看了露西厄一眼,此時精靈睜大了眼睛看著他。

    “你這種來路不明,好吃懶做的垃圾,誰會收你,MDZZ!”

    這一天,快到晚飯的時間。露西厄正在廚房里做飯,而林德伯格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看的是豪門恩怨的師奶劇。

    他不知從哪里弄來一大包油炸雞腿,啃得津津有味。

    吃完的雞骨頭,就隨手扔在地上。露西厄上午剛剛清洗完畢的地毯,不一會兒就被弄得一塌糊涂。

    “人呢?死過來!”

    電視劇結束了,迫害正妻的小三慘死,于是林德伯格大喊一聲。露西厄趕緊跑過來,她穿著圍裙,低頭站好,看起來非常緊張。

    “眼瞎了?”林德伯格指著地毯上的殘羹,“這么臟看不見?還不打掃?養你這個廢物有什么用,真是智障!”

    精靈想去院子里拿掃帚,但是蔫壞的林德伯格喝止了她。

    “想跑哪去?立刻給我收拾干凈!”

    露西厄無奈,只好跪在地上,用雙手撿拾。

    她的主人洋洋得意的靠在沙發上,掏出一根牙簽剔牙。

    “不要認為我在欺負你,這就是你的本分。這個國家的人,以工作認真著稱。我聽說,這里的清潔工,刷完馬桶之后,都要喝一口馬桶里的水以示清白。我這么心慈手軟的人,暫時還不打算讓你這么做。讓你撿幾根骨頭,你干嘛一臉委屈?給我笑出來啊!”

    露西厄可憐巴巴的抬起頭,笑得比哭還難看。

    林德伯格震怒,拍案而起!

    “你這什么態度!是不是對本大爺不滿?告訴你,不要以為有淚子護著你就可以為所欲為!這個家,終究還是本大爺的!本大爺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死!”

    “喂!我可都聽到了啊。”

    冷不丁,從玄關傳來了聲音。露西厄回過頭看到淚子,委屈的淚水嘩啦啦的往下掉。

    “淚子你聽我解釋。”

    “欺負柔軟少女的人渣,接受正義的制裁吧!”

    這場奇怪的鬧劇,以“小林老師”被淚子趕出房子而告終。

    “可是,老師還沒有吃晚飯。”膽怯的精靈擔心事后被報復。淚子是能幫她撐腰,可是最近,淚子似乎很忙,只有正式的西斯授課時才會趕來。

    今天很難得,淚子在沒有課的時候過來。不僅如此,她還給露西厄大包小包帶了許多零食和衣服。

    “他啊,你別擔心他餓著。我懷疑他在學園都市里有好基友,以前好幾次我不給他做飯,他就會竄出去混吃混喝。”

    “先別管他了,試試衣服合不合身。”

    這些日子露西厄都是換洗師姐的舊衣服。佐天淚子是時尚女孩,衣柜相當豐富。但是兩人個子差距有點大,所以衣服也只是將就著穿。

    “謝謝淚子姐姐,很合身,這不是姐姐的衣服吧。”

    精靈換上了衣服,發現尺寸幾乎正好。驚喜之余不免疑問。

    “啊,這是一個朋友的衣服,果然很合身嘛……”淚子背對著她,似乎漫不經心的問道,“露西厄妹妹……你第一天穿著的常盤臺的制服,是從哪里來的啊?”

    淚子假裝很認真的收拾灶臺,其實心里很緊張。

    “我那天躲在垃圾堆里,看到一個女孩子被殺了。”露西厄將碗碟用洗水布擦干,放進櫥柜,“兇手走遠之后,我爬過去,發現她還有一口氣。”

    “我問她有什么沒完成的愿望,她告訴我,她是為了實驗制造出來的克隆體,單價三十萬日圓,沒有愿望。”

    “你看到兇手的樣子了?”佐天淚子問道。

    “嗯,是一個白色頭發的人,看起來很兇。”露西厄用原力回答。

    對上了,淚子心想。

    “那衣服的事情?”

    “那個女孩最后對我說,如果我今后可以請一個叫御坂美琴的人喝一杯咖啡,她可以把自己身上的這件衣服送給我。”

    “我不明白。”佐天淚子很迷惑,“一個快死的人,為什么會想到把身上的衣服送給別人。”

    “我明白。”露西厄放好餐具,乖巧的幫淚子收拾,“因為我和她都是一無所有的人,所以明白真正屬于自己的事物是多么的珍貴。那件衣服是她的一切,所以,這是很重要的請求。”

    “你現在已經不是一無所有了。”淚子為剛才懷疑露西厄而懊悔,她伸手抓住了對方的手,“我是你的姐姐,記住了,我們是一家人,今后不許再說自己一無所有。”

    “好呀,淚子姐姐!”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官方有没有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