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我的愛豆為何不紅 > 129.許諾(求推薦票求月票)(作者:宇宙士多啤梨)
我的愛豆為何不紅 《我的愛豆為何不紅》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129.許諾(求推薦票求月票)

    我的愛豆為何不紅正文卷129.許諾咚咚咚——”艾心隔著門敲了三聲,大喊了一聲,“是我!”



    “催命啊!”陶離嘟噥著嘴,打開辦公室的門,有些不悅地看著她。



    “行了,今天沒時間安慰你啊,趕緊先說下情況,還來得及補救嗎?”



    艾心隨便搬了把椅子放在陶離身邊,也沒力氣再管喵喵了,靠著椅子坐了下來,一臉疲倦地看著陶離。



    “應該還來得及。而且……”陶離瞟了她一眼,“你不是來了嗎?”



    “我?”艾心輕笑了一聲,“你還真把我當萬能的了?”



    陶離看著她的臉色,又想了想她說的話,忽然也坐了下來,有些擔心地看著她。



    “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兒了?很累?”



    艾心側過臉來,看了眼喵喵,又轉回來無奈地看著陶離。



    “我說你們倆,還真是一模一樣啊。自己的稀飯都還沒吹涼,就關心別人碗里的飯燙不燙?”



    “嘁,不說算了,我這不是看你沒自信,有點吃驚嘛。”



    陶離撇了撇嘴,又嘆了口氣,才開始慢慢地捋著今天的事。



    “你不是去懷柔了嘛,我心想著出去逛逛,結果接到電話說上個月工資都沒發,聯系不上財務。這財務可是大問題啊,我就趕緊來公司了,來了一看,好么,都快空了。”



    “空了?”艾心看了眼周圍,所有的桌椅、電腦都還在,看起來什么也沒少。



    “人空了!”陶離拍了一把桌子,仍是一副憤憤難平的樣子。



    “這財務瞞著我倆月沒發工資了,還虧空了小幾十萬,合計著怎么也有小一百了。而且搞得所有人人心惶惶的,你想工資都不發,這不是要跑路的前兆嘛,就悄悄走了好些人。最恨人的是,不知道誰往外放消息,說咱們要垮了,散戶全都來要錢,辦卡的要來退卡,還有好些鬧著要報警什么的,都快把我煩死了。”



    “等會兒,你說,這些事都是一夜之間發生的?”



    艾心皺起眉頭,忽然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來。要是真像陶離說的這樣,那問題可能就不僅僅是在財務身上了。



    “不算是,之前走了幾個人我沒太放在心上,你想這離職的人也不會說真實原因,就算說了估計也沒報到我這來,都是小員工我也管不上。但是這事兒徹底爆發,看來就是這幾天的事。只不過……”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樣,陶離忽然住了嘴,瞇起眼睛來,回憶起了之前的種種跡象。



    “想到什么了?”



    “沒什么。”陶離搖了搖頭,“只是沒想明白,趙主任挺好的人啊,怎么可能干這事兒呢……”



    趙主任就是陶離請來的財務,合作過幾年,這次還是專門請來的。



    “哎喲,之前還老趙老趙的叫人家,一跑路馬上變成趙主任了?”



    艾心撇著嘴角笑了笑,嘲笑似的看著陶離。



    “嗨,雖然事情還沒查清楚,但是賬目虧空、聯系不上都是鐵板釘釘的事兒了,你覺得呢?”



    “廢話,這還要我覺得?”



    艾心一掌拍在陶離的手臂上,瞪了他一眼,又扭過頭看著喵喵,思索了一會兒,忽然沉默了下來。



    “小艾姐,是不是我在這兒,影響你們做正事了……”



    喵喵有些自責地低下了頭,她不僅幫不上忙,添了亂,還一直留在這兒,怕是艾心和陶離談話都不方便了。



    “不是,我只是在想啊,喵喵……也許現在,我們就剩你一個自己人了。”艾心嘆了口氣,雙手落在了喵喵的肩上,“抬起頭來,看著我。”



    喵喵很少直視人,平日里也不怎么和艾心、陶離對視,這時候更是加倍害羞,但依然抬起頭來,略帶怯意但堅定地看著艾心。



    “告訴我,我們可以信任你嗎?”



    艾心認真地看著她,一字一句地問道。



    “你這是干什么?別嚇壞了喵喵。”陶離見她嚴肅的樣子怪嚇人的,趕緊伸出手去,想要拉開她放在喵喵身上的手。



    “你別說話!”



    艾心轉過頭沖他吼了一聲,又轉回來死死地盯著喵喵。



    “在陶離面前,你告訴我。我們,可以信任你嗎?”



    陶離訕訕地收回手,望著面前這兩個都很重要的女人,一時間也不敢亂說什么話來打破這個有些莊重的氣氛,只好乖乖閉著嘴,等待著她們倆下一步的對話。



    喵喵看著艾心,眼珠子滴溜溜地轉著,像是要有眼淚要流下來,又像是內心在激烈地斗爭著。



    三個人又沉默了好幾分鐘,陶離已經快要憋不住了,正想開口的時候,一個溫柔而堅定的聲音從旁邊飄了過來。



    “我……可以。”



    喵喵的音量依然很小,聲音細細的,可卻不像平日里的怯懦,帶著前所未有的自信,像是從胸腔里迸發出來的回答一般,雙眼緊緊地看著艾心,目光似乎要射出光芒來。



    “下一個問題,就更難了。”艾心仍未松開手,依舊嚴肅地看著她,“以后要做的事可能很難,但你必須學會,必須做到。你……可以嗎?”



    “嗯,可以。”喵喵點了點頭,嘴角上揚了起來,“因為,我有必須要做到的理由啊!”



    “那就好了。”



    艾心點了點頭,松開了自己的手,滿意地看著喵喵。



    “現在,你有幾件事要做,記清楚順序,別亂了手腳。第一件事,找一個律師,要熟悉公司財務、法務這一塊的,不可以找謝律師,你最好從我身邊的資源下手,沒有的話自己想辦法。找到之后,把這件事大概講一下,咨詢相關事務。”



    不可以找謝律師?



    一聽到這句話,陶離和喵喵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望向了艾心,可艾心看起來卻絲毫沒有要解釋個中緣由的意思,他們也只好閉上了嘴,繼續聽著艾心的安排。



    “之后的第二件事,是迅速地把你能調查到所有有關老趙的資料全部調查一遍,咱們有家庭住址那些基本資料,但他現在肯定不會回家,所有你找齊資料之后需要分析一下他現在可能在哪。”



    艾心一口氣說完,又咽了咽口水,吸了口氣繼續說。



    “與此同時,報警,提供老趙的所有個人基本信息,要求警方迅速出警調查情況之后限制此人的出境。你告訴他們,如果不限制,將會在短時間內出現大量的受害者跑到派出所求助、撒潑打滾、要求警察給他們追回資金,所以當前找到并限制攜款人是最重要的事,記得提醒他們,那些受害者可都是四五十歲的大媽。”



    “呵,還是你歹毒。”陶離捂著嘴笑了起來,瞇著眼看著艾心。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這叫歹毒嗎?遲早讓你回爐重造一回!”艾心翻了個白眼,又轉過來望著喵喵,“都記清楚了嗎?”



    “嗯嗯。”喵喵用力地點著頭,已經在心里盤算認識的律師了。



    “好,你先去做這些事吧。”艾心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眼神,舔了舔嘴唇,又補了一句,“其余的事你暫時幫不上忙,但是以后你會有機會的。力所能及的事,你先做好,可以做到嗎?”



    “嗯。”喵喵站起身來,“那我先出去了。”



    “好。”艾心溫柔地笑了笑,目送著喵喵出了辦公室,關上了門,才立即換了副表情,一臉無奈地看著陶離,“怎么回事兒啊,老趙這不可能啊,是不是你又干了什么?!”



    “我靠,這回可跟我沒關系啊!”陶離皺著眉頭,猛地拍了一把大腿,“別不是,老趙家里出了啥情況,一時走了歪路?”



    “不可能,以他跟你的交情,加上你這么看重他,真有什么難處不能拿出來說,至于用這種犯法還背叛你信任的事?我還是覺得蹊蹺,這種事兒理論上應該越少人知道越好,他還拖工資,這要是真遇上刺兒頭,不是當月就給你爆出來了嘛!”



    陶離看著她若有所思的表情,又仔細品了品她說的話,忽然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來。



    “艾心。”



    “嗯?”



    艾心抬起頭看著他,忽然從他的表情中,讀到了懷疑。



    “我說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沒有。”艾心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心卻暗暗地懸了起來,陶離竟比她想象中的細心這么多?



    其實,陶離雖然也會察言觀色,但始終不是看別人臉色長大的孩子。他會這么敏感地發現,不過只是和艾心在一起的時間長,過于了解艾心罷了。



    “好吧,你不想說我也不問你。”



    陶離嘆了口氣,他這二十幾年其實并沒經歷過什么大風大浪,這次的事的確讓他慌了手腳,否則也不會那么氣急敗壞地給艾心打電話求助。這不僅讓他著急上火,更讓他發現自己其實根本沒什么處理大事的能力,深深的無力感才是他氣餒的真相。



    而現在,鬧事的人散去了,自己又單獨面對著艾心,這種委屈才逐漸地擴散開來。



    “只是,你也知道我現在……身邊剩的人不多了。如果連你也瞞著我,我真的覺得很吃力。”



    “瞞著你?”艾心差點沒忍住笑了出來,你陶離還瞞著我呢!



    “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說,反正挺挫敗的。”



    “行了,振作起來吧,要真因為這種事就壓垮你,這不正好中了你爸的計了嘛?”



    “我爸?”陶離忽然睜大雙眼看著她,“我爸的什么?”



    “咳、咳……”艾心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趕緊解釋了一番,“我的意思是,你要獨立還不是因為你爸,那你爸肯定等著你扛不住,灰溜溜地回家呢。你要是因為這點小事就放棄了,回家之后恐怕就再沒有發言權了。”



    “嗯,我知道。我只是沒想到,我會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弱……”



    陶離有些泄氣地低著頭,完全失去了往日意氣風發的模樣。



    “不,你還是很強的,出了事至少知道躲進辦公室來。”



    “都這時候了,你能不取笑我嗎?”



    陶離抬起頭來,有些不高興地瞪了她一眼。



    “我說真的。”艾心放松地笑了笑,靠在了椅背上,“你起碼是不要臉,抗壓能力強,才能一直躲在屋里不出去,即使喵喵在外面被一群人圍著你也在里面給我打電話。你不要小瞧你自己這個特點,做生意這種事,不要臉真的是得天獨厚的優勢。”



    “啊呸!”



    陶離啐了她一口,不過心情倒是好了些,臉色也逐漸緩和了過來。



    “你先想想最近有沒有什么異常的情況,我看一眼賬目,你也發動你所有的力量把老趙找出來。這錢不多,但是造成的影響很大,我覺得一定是有意為之。以老趙的胃口,這點錢不至于跑路的,連買個房子都不夠,能去哪兒?”



    “也是。”



    陶離也冷靜了下來,認真地聽著艾心的分析,忽然覺得這一切應該是沖著自己來的。



    “嗯,我先……”



    艾心話還沒說完,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陶離也跟著停住了嘴里的話,因為手機鈴聲——正是童宇的歌。



    “我去邊上接。”



    艾心拿著手機,尷尬地笑了笑,走到了落地窗旁,看著窗外的風景。



    “喂?”那邊是童宇頗為意外的聲音,“你……在哪兒啊?”



    “我在陶離公司這邊。”



    “哦……”童宇應了一聲,卻沒有繼續說話,像是在等艾心開口一樣。



    “怎么了?”艾心一愣,童宇怎么忽然間吞吞吐吐了起來?



    “不是……我以為……那你,一會兒還回酒店嗎……”



    酒店?什么酒店?



    艾心握著手機迅速回憶著,差點一聲尖叫直接叫了出來。



    她這才想起自己是從懷柔的片場趕回來的,而回來之前,自己明明答應了童宇先去酒店等著他,等拍攝結束了兩個人再約會的……



    可現在,她不僅突然跑回來,連說都沒和童宇說一聲,甚至是童宇主動給自己打電話之后,自己都沒想起來這件事……



    “是這樣的,這邊突然出了點急事,所以我……”



    “沒什么。”向來溫柔的童宇,今天卻打斷了她,“我這還有拍攝,我就先去忙了。”



    “可是……”



    童宇顯然是已經回到了酒店,才會發現艾心不在,而且這已經快十一點了,怎么可能還會有拍攝?可艾心沒有辦法,她已經做錯了事,又怎么有資格要求童宇……



    “嗯,我知道了。”艾心緊握著電話的手微微發抖,但聲音依舊維持著往日的平靜,“你先好好休息吧,我把這個事解決了,再過來找你。”



    “怎么?”



    陶離看著接完電話的艾心,整張臉明顯地垮了下來,可一想到艾心現在本該在郊區里和童宇高高興興地約會,因為自己跑了回來不說,還受了氣,也不敢多說什么風涼話。



    “你別擔心。”



    艾心放下手機,重新拿起了賬本,看著陶離。



    “這個公司我也有一份,不論如何,我不會讓別人搞垮你的。”



    搜狗閱讀網址:

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官方有没有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