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深愛到底:總裁豪寵心尖寶 > 第365章 小霆霆出生了(作者:紅玉如冰)
深愛到底:總裁豪寵心尖寶 《深愛到底:總裁豪寵心尖寶》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第365章 小霆霆出生了

    第365章 小霆霆出生了

    “米思蝶,我跟警察說的是真話,今天白天他們把我的城堡已翻了個底朝天,而且還抓了我和許多的保鏢,放走了那些小姐,我的損失非常大……

    你想想,到了這個地步了,我還能說假話嗎?聶宇霆要真的在我手上,我也早交出來了,

    再說了,我與他兩家世交,雖然心里有隔閡矛盾,但取雙方性命的事,我與他都不會做。

    我跟他就是愛斗,愛拚而己,昨天晚上他帶人幾乎把我城堡給燒毀了,我還想找他算帳呢,可是,他真的不見了!

    回來的手下告訴我,因為天黑風大,聶宇霆為了引開他們就往另一條路上跑,他一時沒看清前面的路,從崖上掉了下去,

    我的手上也是聽到一聲慘叫之后才收住了腳,要不然也會掉下去的,他們打開手電筒一照,才發現下面波濤洶涌……”

    他說著,眼睛看向了米思蝶……

    見她捏緊的拳頭越來越白,青筋暴突,抖動的下唇死死地讓牙齒咬住,不禁低下了聲,小心地說,

    “其實,我聽到這個消息也很害怕,就帶著手下沿路尋找了,可是,真的沒有發現他,米思蝶,這不能怪我,是他自己不小心。”

    “啊!”

    米思蝶突然大吼一聲,抄起桌上的一個茶杯就摔在了墻上。

    封力新一震,嚇得舉起雙手掩住了臉,但很快發現米思蝶沒有撲上來打他,而是傳來了一聲低低的抽噎聲。

    他放下手,看見米思蝶已背著他,而纖弱的身子因為哭泣而一顫一顫,封力新心里一時說不出什么味。

    他站起來,走到米思蝶跟前,看似有些內疚似地喃喃著:“對不起……這事是我惹起的,你如果傷心,那就打我幾巴掌吧。”

    米思蝶紅紅的眼睛怒視了他一眼,別過頭,她抬手狠擦了一下臉,揮手一把推開他,打開了門。

    “思蝶,思蝶!”

    封力新在后面叫,一位警察在旁邊嚴肅地摁住了他。

    他踮起腳,看著米思蝶的背影嚷嚷,“我沒有害他啊,沒有害他!你要相信我,你要幫我在伯父伯母面前說點好話啊!”

    一個星期后,聶宇霆仍然沒有消息。

    臺風過后,聶父聶夫人就坐飛機趕到了環海。

    他們與封家二老鬧翻了,聶父當天就在報上刊登與封家斷絕一切商業往來的公告,致使封家大受損失!

    米思蝶病倒了,她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只要醒著,雙眼就直盯著天花板流淚。

    米雪莉沒有辦法,只好把她送進了醫院,靠輸液給她生命能量,直到聶夫人趕到她身邊。

    聶夫人抱著她又哭又說:“孩子,如果你不保重身體,你肚里的寶寶怎么辦?假如宇霆哪天回來,他看不到你,看不到寶寶,還不是讓他傷心欲絕?

    思蝶啊,聽媽媽的話,為了宇霆,你一定要堅強下去,一定要幫他生下寶寶,寶寶就是他的生命啊。”

    米思蝶在聶夫人的勸說下終于開始進食,而且氣色一天天變好,米雪莉見了之后,幾天沒有笑容的臉也終于綻開了一點笑花。

    聶夫人留下來照顧了米思蝶,白小玫與喬睿兵取消了蜜月旅行計劃,喬睿兵帶著幾個人天天出海尋找,

    白小玫則陪著米思蝶說話聊天,而姐妹花實業公司由容子浩兄弟代為管理。

    一個月后,米思蝶終于開始出門,在白小玫的陪伴下,她來到了海邊。

    坐在望夫礁上,米思蝶思緒萬千,她想到了第一次與聶宇霆相遇的情景,想到了第一次與他站在這兒的情景……

    有一回,聶宇霆以為她要跳海,一把拽住她的手,沖她低咆:“你來這里做什么?生命可以開玩笑的嗎?”

    “你莫名其妙!”

    她甩開了他的手,當時的他真的讓她覺得好傻,好可愛啊。

    “你……你不是要跳海啊?”

    他望了一眼波光閃閃的海面,再看著她糾成一團的臉蛋,唇角抖動兩下。

    “你才跳海呢。”她沒好氣地回了句。

    ……

    跳海?他真的跳海了嗎?

    不會的,就算跳他也不會死!

    他說過“生命不可以開玩笑”,他很珍惜,那年與封雅分手,他也不是跳海,他只是想洗清記憶而已。

    現在,他們有了寶寶,他多開心快樂啊!

    他一定會好好地活著,一定的。

    “宇霆!宇霆!”面對著大海,米思蝶不停地叫著,“你在哪里啊?你聽到我叫你了嗎?如果你聽到了,你就快回來吧,回來吧!”

    “思蝶,”白小玫抱住她雙肩,眼里淌著淚,哽咽著,“他聽到了,他一定會回來的,一定的。”

    “小玫,他愛我,他愛我,他不會丟下我的,我相信他不會丟下我的。”

    淚無聲地從她臉上滑落了下來,米思蝶泣不成聲。

    “我也相信,我也相信,他會回來!”白小玫同樣堅定地回答她。

    ……

    四年之后。

    姐妹花實業公司門口,白小玫把車停了下來,對正低著頭玩變形金剛的聶祈盼說:“到你媽媽公司了,小家伙,快下去。”

    聶祈盼抬起圓圓的腦袋,嘟了嘟嘴說:“方媽媽,你抱我下去。”

    白小玫摸摸自己的肚子,煞有介事地說:“看到沒有?這里面是你的妹妹,也是你未來的老婆,你不心疼她啊?”

    聶祈盼鼻了一啾,老氣橫秋地說:“如果她像你一樣胖,我就不要了。”

    “你?”白小玫被這個小屁孩的話噎得脹紅了臉,假裝生氣道,“誰說我胖了?你才胖呢!”

    她捏了捏他的面頰,“瞧瞧,這里全是肥肉。”

    聶祈盼一揮小手,撇掉了白小玫的爪子,瞪著清亮的大眼睛:“媽媽說,我這是嬰兒肥。”

    “切,你還嬰兒啊?我看你都快成人精了,還嬰兒。”

    白小玫沒有讓步,仍然跟他耍嘴皮子。

    聶祈盼也不示弱,反唇相譏:“我不是嬰兒肥,那你更是大胖子,瞧你的肚子,難看死了。”

    說著,他盯著白小玫隆起的腹部,眼里露出了輕蔑。

    “喂喂,我說你這個小屁孩,我這不是胖,是懷孕。”

    “什么叫懷孕?”聶祈盼有興趣了,眨了眨眼。

    “懷孕就是……”

    白小玫想解釋,可望見他那雙像極了某人的眼睛,她又扯了扯唇,臉上露出了一抹憐惜。

    摸了摸聶祈盼的頭發,她溫柔地說,“盼盼,你就是你媽媽與爸爸生出來,你媽媽肚子里有你之后,她就是懷孕了。”

    聶祈盼似乎聽懂了一些,自己解了安全帶,開門的時候回過頭對白小玫說:“那我讓媽媽與爸爸再生,讓她懷孕。”

    聽他說完,白小玫急忙拔出車鑰匙,同時也下了車。

    聶祈盼撒著小腿看也不看她一眼,徑直往大門口跑,白小玫挺著六個月的肚子不敢跑快,只好跟在他后面嚷嚷:

    “慢點,你慢點啊。”

    “盼盼!”剛跑到門口,里面走出來一位挺拔的男人,他張開雙手,一下子抱住了橫沖過來的聶祈盼。

    “姨爸!”聶祈盼見是容澤軒,高興地就捧起他的臉親了一口,然后撒嬌,“我要吃冰淇淋,我要吃冰淇淋。”

    容澤軒刮刮他的小鼻子,搖搖頭:“現在天氣還冷,怎么能吃冰淇淋了?”

    “我班的小朋友吃,他爸爸買給他吃的。”

    聶祈盼甩動著小腿,漂亮的眼睛漫起了水霧。

    每每看到他提起“爸爸”兩字,容澤軒的心就軟得像灘水,他心疼極了,抹抹他的眼角,柔聲道:

    “好好,姨爸去買。”

    白小玫走了過來,剛好聽到這句話,她笑笑,攔住了容澤軒:

    “別這樣寵他,思蝶不讓他吃,說這兩天他有點感冒呢。”

    容澤軒一聽,只好無奈地抱著聶祈盼說:“姨爸給你買另外的東西,走,我們去商場。”

    “容總,思蝶知道嗎?”

    看到容澤軒抱著聶祈盼離開,白小玫忙著急地問。

    “你上去跟她說一聲吧,就說盼盼我帶走了,晚上也跟我們睡,讓她不用過來接。”容澤軒邊走邊說。

    白小玫微笑著看他們離開,幾分鐘之后,她出現在了米思蝶的辦公室里。

    “你來了?”米思蝶抬起頭,朝她一笑。

    白小玫見她一頭短發,雙眼明銳有神,嬌美的面容在一頭柔順的烏發映襯下明艷動人,不由得由衷感嘆:

    “思蝶啊,你生了孩子還保養得那么好,你瞧瞧我的身子,”她挺著大肚子走到米思蝶身邊,帶著哭臉說,“你兒子說我胖得難看死了。”

    “哈哈……”米思蝶好笑起來,站起身來,拉著白小玫坐下,“你聽一個小屁孩的話做什么?她哪里懂你這是胖還是懷孕啊。”

    “他精著呢,說要是我肚里的妹妹像我一樣胖,他不會要!”

    白小玫有模有樣地學著聶祈盼的樣子,逗得米思蝶又是一陣大笑。

    笑完之后,倆個好朋友才開始講正經的,米思蝶說過兩天,她要去滬市出差,祈盼就交給她姐姐來帶了,讓白小玫不用那么辛苦天天幫她接送。

    “思蝶,你姐姐也帶著一個兒子那,倆男孩在一起很皮的,你姐姐哪里吃得消,還是我帶吧,喬睿兵晚上一般又不出去,他很喜歡盼盼,要是幾天不見他,他就念叨。”

    “我知道,可我真的怕你太辛苦了。”

    米思蝶摸了一下她的肚子,接著說,“六個月了,再過三個月就會生,你必須照顧好自己。”

    “我沒事的,反正我要帶你的兒子,就算讓他罵,我也開心。”

    米思蝶聽了又是笑,拍拍她的手說:“好吧,那我明天就跟我姐姐說一下,你們輪流各帶一天。”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愛到底:總裁豪寵心尖寶》,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官方有没有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