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邪惡總裁寵翻天 > 第1068章 直接就把人推開(作者:糖圓)
邪惡總裁寵翻天 《邪惡總裁寵翻天》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第1068章 直接就把人推開

    楚念念被這過大的力道捏得直冒冷汗,幾乎聽到了骨頭發出的“咯咯咯”響起。

    她努力地克制著,“冷小姐,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說什……”

    “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冷若夕看著楚念念,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嗤笑,“季向晚,還需要我說更多嗎?”

    季向晚。

    盡管楚念念心里已經猜到冷若夕跟季向晚可能有關系,但親耳聽到,大腦還是短暫地空白了一下。

    她動了動唇,想要繼續否認,說自己不知道冷若夕到底在說什么,喉嚨卻好像被無形的手掐住了似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冷若夕將楚念念的反應全都看在眼里,臉上的笑意與嘲諷更濃了,“頂著季向晚這張臉,享受著原本屬于季向晚的男人和感情,是不是讓你很得意啊,楚念念。”

    冷若夕最后那三個字,刻意地拉長了語調。

    冷若夕充滿惡意的眼神,讓楚念念的心吊了十五個水桶般,七上八下的,顫抖得厲害。

    需要非常地努力,才能夠勉強地穩住表面的平靜。

    心里,早已亂成了一團。

    楚念念不斷地暗暗吐納,垂在身側的手握成拳頭,一遍一遍地在心里告訴自己不要慌,不要被冷若夕影響。

    孟穎不是說了嗎,季向晚跟嚴爵分開后,自己跟才跟嚴爵在一起。

    而且,嚴爵也一再地強調不會讓她成為小三……

    所以,她不是第三者。

    她不是。

    既然不是第三者,那她就沒有,像冷若夕說的那樣,借著跟季向晚長得像,跑去霸丨占原本屬于季向晚的感情。

    思及此,楚念念混亂成一團的腦子,總算是緩過來,恢復了思考。

    第一反應,就是去拉冷若夕的手,要離開。

    好不容易逮到楚念念落單的機會,冷若夕怎么可能松手?

    她再一次用力,死死地攥緊楚念念的胳膊,用力往前一扯。

    冷若夕的動作來得太突然,力量也瞬間爆丨發出來的。

    楚念念措手不及,整個人往前栽,就這么撞到了烘手機。

    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沒有人能夠繼續忍受。

    楚念念本來也不是受了委屈不反抗的人。

    要不是不想惹事,考慮到跟冷若夕以后抬頭不見低頭見,今天又是沈晉南和嚴綺安的婚禮,她早就動手了,不可能忍到現在。

    但是,冷若夕似乎把她的忍耐,當成了軟弱無能。

    所以,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得寸進尺。

    楚念念深吸了口氣,抬頭,不打算再忍了。

    還沒來得及開口,楚念念已經把話搶了過去——

    “楚念念,把嚴爵還給我,嚴爵是我的,不是你這種假貨的。”

    沒想到冷若夕會說出這樣的話,楚念念耳朵“嗡——”地一下,短暫的失聰。

    她怔怔地看著冷若夕,好半晌才回過神來,聲音干巴巴的,“你……什么意思?”

    楚念念問這話的同時,心里浮現了一個可怕的猜測。

    冷若夕該不會就是季……

    楚念念不敢往下想,害怕自己真的想了,一切就會成為事實。

    她緊緊地攥著拳頭,指甲深深地陷進肉里。

    楚念念不斷地在心里告訴自己,不要慌,要鎮定,一定要鎮定。

    事情不會是她想的那樣。

    絕對不可能。

    自我安慰之際,耳邊再一次響起了冷若夕冰冷無波的嗓音——

    “過去的事我不想追究,畢竟六年前,是我為了事業,不得已離開的。我不怪嚴爵為了報復我感情外移。但是我回來了,你這個替身,是不是該挪一挪,把位置還給我?”

    **********◆糖圓作品◆主角:嚴獸VS唐心◆********

    楚念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掙開冷若夕的鉗制的。

    好像是在聽完冷若夕那些話的瞬間,直接就把人推開了?

    又好像是慌亂中踹了冷若夕一腳?

    腦子實在是太混亂了,楚念念實在想不起來,自己是怎么擺脫冷若夕的。

    楚念念唯一的感覺就是,身體僵硬得厲害,四肢冰冷,麻痹得不像是自己的。

    不僅僅是不記得如何擺脫的冷若夕,楚念念連自己是怎么走出洗手間的,都沒有印象。

    從聽到冷若夕那句話開始,她整個人都是懵的。

    腦子里只有一個問題。

    那就是——

    冷若夕竟然就是季向晚?

    這怎么可能?

    冷若夕跟季向晚長得根本不就不像。

    一丁點也不像。

    她怎么可能是季向晚呢?

    楚念念無法相信。

    可冷若夕不是季向晚,又怎么敢這么理直氣壯地找上門,那樣質問自己,問自己要人?

    楚念念跌跌撞撞地往外走,臉色白得像雪,沒有半點血色。。

    **********◆糖圓作品◆主角:嚴獸VS唐心◆********

    站在窗戶旁抽煙的嚴爵聽到動靜抬頭,看到的,就是楚念念神情恍惚,像是受了重大打擊的模樣。

    心狠狠地抽緊,手里的煙一抖,直接掉到了地上。

    他甚至沒心思彎腰去撿,直接一腳踩滅,三步并作兩步奔過去,扶住眼看著就要撞上墻的楚念念,把人攬進懷里。

    “臉色怎么這么難看?出什么事了?剛才燙到了嗎?”嚴爵驚慌地摸丨著楚念念的臉,要彎腰檢查她的身體情況。

    剛一動,就被楚念念攥住了手。

    嚴爵抬頭,對上楚念念亮得嚇人的雙眼,心揪得愈發地緊。

    “到底出什么事了?”

    楚念念喉嚨干得厲害,像是在沙漠里行走了數月那般。

    她困難地吞咽了好幾下,才總算是找回自己的聲音,“冷……”

    然而才剛一開口,話還沒來得及說完。

    身后,傳來了輕柔的、蘊含著說不清道不明的低語——

    “嚴爵,好久不見。”

    熟悉的聲音讓兩人同時一震,齊齊地轉過頭去。

    看到冷若夕的那一瞬間,楚念念是驚惶的。

    因為冷若夕的出現,打碎了楚念念心底最后一絲幻想。

    在此之前,楚念念還心存僥幸,冷若夕并不是季向晚。

    她只是看不慣自己,故意那樣說刺激自己。

    可現在,冷若夕如此明目張膽地出現……

    楚念念身形又是重重一晃,雙丨腿軟得一點力氣也沒有,全靠著嚴爵,才能夠勉強地撐住。

    ……

    嚴爵攬著楚念念,濃眉緊緊地蹙著,臉色有些不好看。

    他沒想到,自己拒絕得那么明顯,冷若夕還不懂,居然跑到沈晉南和嚴綺安的婚禮上來。

    低頭,看了眼懷里臉色比雪還白的女人一眼,嚴爵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他盯著面前和過去幾乎沒什么太大變化,還是那副白衣飄飄的女神模樣的冷若夕,動了動唇,想問她到底做了什么,導致楚念念的情緒如此地不對。

    話才剛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一方面,是楚念念的情況太不對了,一直在抖。

    另一方面,嚴爵怕自己真當面問了,會不小心透露不該透露的消息。

    冷冷地掃了冷若夕一眼,嚴爵最終什么也沒說,攬著楚念念離開。

    腳步才剛邁出去,胳膊就被攥住了。

    嚴爵眉蹙得更緊,臉色也很不好看,“松手,拉拉扯扯的不好看。”

    冷若夕沒有松手。

    她不但沒松手,還攥得更緊了。

    別有深意地朝嚴爵懷里神情驚亂的楚念念掃了一眼,冷若夕才抬起頭來,“嚴爵,你是不是還在生氣,我當初不告而別的事?”

    懷里的女人因為冷若夕這話僵了下,嚴爵濃眉又是一擰,心里差不多有了底。

    冷若夕應該是跟楚念念說自己曾經喜歡過她的事了。

    至于楚念念為何反應這么強烈……

    嚴爵不用想也知道,冷若夕應該是故意誤導楚念念,讓她以為,自己跟冷若夕還有來往……

    這個猜測,讓嚴爵的臉色又黑沉了幾分。

    他看都沒看冷若夕一眼,去拉冷若夕的手。

    就在伸丨手的瞬間,冷若夕突然一個動作,攥住了嚴爵的手。

    嚴爵第一反應就是甩開。

    下一秒,看到冷若夕壓得極低極低,低到除了敏銳的嚴爵,沒有任何人能夠聽得見的話——

    【嚴爵,楚念念知道你利用她失憶,騙她的事嗎?】

    一句話,就讓嚴爵所有的動作都頓住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邪惡總裁寵翻天》,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官方有没有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