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苦不堪言的天燼(作者:暖笑無殤)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第一百二十三章 苦不堪言的天燼

    月家主是在隔天一早,被人發現丟在一直黑色大木箱子里的。

    兩個門房小廝天色微亮,就開了大門,正巧看到大門口的黑木箱子,當場報了康掌柜。康掌柜趕出來,打開一看,就看到了被五花大綁嘴里還塞著臭抹布滿臉委屈的月家主。

    當下,抬進了府。也不解綁,抹布也沒拿走,那抹布,油膩膩烏漆嘛黑的,看著就犯惡心,也不知道是哪里找來的。

    暮書墨看到了,就這么讓人丟進了原來的雜貨間,只允許用膳時分將抹布拿下來,平日里,就這么堵著。

    月家主被人莫名其妙地丟了回來,但是也不見暮書墨去找暮顏,他格外氣定神閑地在天燼過起了他的公子哥生活。

    月蟬醒了。

    這個傷勢重地所有人都以為回天乏術的少女,在被暮顏動用了幾乎整個天燼都城所有好藥材之后,從死神的手里強行拽了回來。

    兩日后,她就能下地了。雖然肩胛骨的傷口還未好,導致雙手還是不能做太大的動作,但是她的的確確活了過來。言正楓的那顆心,徹徹底底放下了。

    無論最后她的傷勢能康復到什么程度,對于他來說,如今這樣,已經很好。

    他的這一生,韜光養晦、小心謹慎、步步為營,伴君如伴虎地在帝王身側一步不敢逾越,而這一次,他做了這一生里,想做很久卻也踟躕了很久的一件事——遞交了一封奏折,一封請求賜婚的奏折。

    他等了這許多年,小心翼翼的,不敢表露心跡,生怕那姑娘被嚇走,生怕自己的政敵知道了他的軟肋,生怕這個,生怕那個,因著在乎,于是什么都怕。

    可是,這一次的差點天人相隔,讓他終于什么都不怕,只想要將她呵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免她驚,免她苦,免她流離失所,孤苦無依。

    月蟬這幾日很忙,即使她的手還不能做什么大的動作,卻也不妨礙她到處跑。

    她幾乎天天跑康府,也不知道做什么,然后就跑天牢,去看大長老,那個月家唯一給過她溫暖的老人,她終究于心不忍。

    當圣旨賜婚的事情終于傳得沸沸揚揚傳到月蟬耳朵里的時候,一切已經塵埃落定。她也不是矯揉造作的人,當下也沒有反對,大大方方地接受了。

    言正楓于她,終究是不一樣的存在。當然,她也提了一個要求,找到暮顏。這個為了她遠赴天燼,喬裝打扮混進皇宮的少女,那一日站在門口看著她的眼神,她一輩子都忘不了。

    顫抖、疼惜、難過,感同身受。

    那些水牢里的日子,再多酷刑加身,她也沒有哭,沒有暈,哪怕咬地滿嘴都是血,她也強迫自己清醒著。大長老說,帝都來了一位莫公子可以解毒時,那份胸腔里控制不住的暖流,是黑暗中唯一的曙光和暖意。月府大門口,在暮顏伸手過來擁抱她的時候,所有苦苦支撐著的防線,終于支離破碎。

    那是安全感。

    如今,她想給暮顏,一份同樣的安全感。

    ……

    月黑風高夜。涼風習習。有黑色的鳥怪叫著桀桀飛過,撲棱著翅膀掉下一兩片羽毛。有風,貼地盤旋,卷起地上的落葉,一路打著卷兒往前吹。

    今晚的風,有些大,也有些詭,似乎一個勁往衣服里吹,吹得脊背上涼颼颼的。

    和以往每一個夜晚似乎都相同,又似乎有所不同。路人們紛紛攏了攏衣襟,左右看了看,加快了步伐朝家里趕去。

    漸漸地,路上愈發沒了行人。

    城門口更是蕭條的只有落葉盤旋而下,不遠處的小樹林里,似乎有無家可歸的乞丐們低聲交談,也有小動物疏忽間跑過草叢的聲音。

    侍衛們攏著袖子,昏昏欲睡。

    就在這時,馬蹄疾馳而來的聲音,劃破天際,宛若驚雷炸響在夜空,有人高聲喊道,“緊急軍情!”

    四個字,帶著余驚未定的顫抖,宛若深冬月夜里,一盆涼水兜頭澆下,昏昏欲睡的侍衛們一個激靈,渾身一顫,趕緊簇擁著開城門,城門外,已經看得到毫不減速的快馬疾馳而來,那人邊境士兵打扮,手持紅色奏報,紅色,那是最緊急的!奏報之上,一塊黑鷹木牌已經清晰入眼,那是黑鷹軍,身份的象征。

    黑鷹軍,常年駐守邊境,和良渚暮離將軍遙遙相對。

    不好的預感一瞬間炸開在腦子里,當下連阻攔詢問都沒有,瞬間就給那士兵讓了路。那士兵也絲毫沒有減速的意思,一路疾馳而去,帶起的勁氣劃破空中樹葉,破碎的葉子搖搖晃晃地在半空中盤旋。

    可見方才速度。

    這一下,所有守城士兵都沒了困意,一個個互相張望,你看我我看你,卻也不敢問出心頭最大的焦慮。

    暮離侵犯了天燼邊境。

    倒也不是真的舉兵而上,只是時不時騷擾,相比于侵犯,威脅的味道更重。天燼帝不用問就知道,這是暮離問他要人呢!當下,一口氣梗著,下不去,上不來,只覺得方才復原的身子骨,一下又跌回去了。

    只是,很快,不僅黑鷹軍遭到了挑釁。

    夕照邊境守城士兵也開始騷擾了,而且騷擾的理由都沒有,就是看你不順眼!第一日,是在深夜,所有人都入睡以后,夕照士兵突然鑼鼓聲聲,震天動地!天燼士兵一個個瞬間驚醒,下意識穿好盔甲嚴陣以待,結果一看——人呢?

    人家夕照的士兵,一個個早就回去睡大覺了!

    這戰場之上,這種宣戰當兒戲的,只有他夕照敢!一日,兩日,三日,天燼士兵苦不堪言,卻也不敢效仿,萬一人家真的攻進來呢?

    可是因著這種事情,卻又不能告知陛下,被人家的鑼鼓聲吵得不得安寧這件事,也實在是史無前例,報告回帝都都覺得丟人!畢竟,從來沒有人,能像夕照這般不要臉!

    而遠在邊境的天燼士兵,自然不知道,不要臉的不只是夕照,還有盛寧。

    盛寧太子爺,親自帶著蓋著他太子爺私章的“國書”,來到了天燼,說是——找他家媳婦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寵冠天下:將門商女》,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官方有没有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