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小說 > 妖都安魂書 > 355.生氣的老徐(作者:大場寺知鹿)
妖都安魂書 《妖都安魂書》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355.生氣的老徐

    吳兵已經誠實的說完了他知道的所有事情,并且擔保,自己絕對沒有撒謊。

    “大昌......雖然脾氣不太好....這沒辦法,隨我,也怪我。不過我的家人都是無辜的。”吳兵長長的舒出一口氣,他定定的看著閔星瀚,又轉頭對著王宇燦說話,“如果真的是小紅要來找我報仇.....那沖我一個人來好了,不要傷害我的家人。”

    “父母呢?”閔星瀚唐突的問了另一個問題。

    “啊?我的嗎?”吳兵愣了愣,“都已經....去世了。”

    “原因是?”

    “老父親....中了風,沒搶救過來,先走的,母親.....撐了幾年,她心臟一直不好,那幾年過得郁郁寡歡.....后來,心臟病發作.....”吳兵沉默了片刻,穩定了一下情緒,“年紀大了,這也是常有的事,就只能.....”

    “有什么奇怪之處嗎?”

    “啊?”吳兵錯愕的看著閔星瀚。

    “你說,這也是常有的事。”閔星瀚反問了吳兵一句,“你并不需要特意向我解釋,如果你用了這句話,我會認為你在跟你自己解釋。”

    氣氛凝固了。

    片刻之后,吳兵干咳幾聲,拘謹的開了口。

    “最后的那幾年,他們倆都...睡不太好.....”

    那時候,吳兵買了新房子,就是現在正住的這家獨門小院。

    剛好家里也有足夠的空間,吳大昌又常年在外念書,想著把老人接過來一起住,也方便照顧,算是給忙了一輩子的父母盡孝。

    不過父母很倔強,始終要獨自住在他們自己的老房子里,堅決不愿意搬。

    既然如此,吳兵也不勉強,干脆就常常去探望,必要時候就再雇個保姆好了。

    沒想到,父母突然做了另外一個決定。

    “我父親去世的前一年多吧,他們說睡不好,晚上經常發噩夢,讓我把另一套老宅裝修裝修,他們要去住。”

    另一套老宅,便是吳紅最后被囚禁的那套宅子。

    妹妹已經去世這么久了,父母別說去看了,連提都不愿意提它。

    “我肯定不同意,先不說那房子本身跟我妹妹有關,那塊地方現在都沒人住了,周圍交通也不方便,兩個老人自己在那里生活,我怎么放心的下....”

    但閔星瀚和王宇燦都認為,最后他一定還是妥協了。

    修葺了老房子,父母如愿的住了進去,一年后,父親去世,一年半后,母親去世。

    “這一切.....都有關系嗎?”吳兵眼見自己說完了,閔星瀚也沒吭聲,他沒來由的心臟又開始狂跳起來。

    他緊張的追問了一句。

    “可能有。”閔星瀚皺著眉頭,似乎正在想些什么。

    “那.....”

    “先這樣吧,今天已經了解很多了。”閔星瀚抬起了手。

    “那好吧。”吳兵也不好再堅持。

    因為在他看來,這個小子除非自己愿意說,否則,他并不是個喜歡說話的人。

    但就這么走了,似乎也不太甘心,吳兵整個人有點糾結,畢竟家里現在出現怪異的現象,才是最要緊的事。

    “那我家.....就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怎么收拾啊?”吳兵思來想去,還是開了口。

    “我會再去看一次,”閔星瀚頓了頓,又回頭看著王宇燦,“可以叫上那個artist一起。”

    他指的,正是吳慕青。

    “好。”王宇燦已然明白了。

    “什么時候?”吳兵緊接著追問了一句。

    “也許....”

    閔星瀚還沒答復,王宇燦便抬手制止了他。

    “為什么老徐給我打電話?”王宇燦舉著手機,困惑的看著對方,“你是不是又不接他電話?”

    “啊....可能是吧?”閔星瀚也找不出別的理由來了,似乎這是最合理的解釋。

    “先等等。”王宇燦立刻接通了老徐的電話,“干嘛?”

    “干嘛?還問我干嘛?你們不查案子了嗎!!!??當時求我的也是你們,現在不管的也是你們,一個個的都什么人啊!”電話那頭,是老徐暴躁又熟悉的聲音,隔著聽筒都能感受到滿滿的怨念。

    “等等....什么案子?”王宇燦一時沒反應過來。

    “工廠啊,混小子們!”老徐更加生氣了,“不是要查碎/尸案嗎?不是還要問當年那失蹤的三個小孩嗎?還有趙曼王強的去向.....”

    耳聽老徐連珠炮似的噴個不停,閔星瀚隨手搶走了電話。

    “那個暫時不用了。”

    閔星瀚這草率又敷衍的答復,真是聽的王宇燦心驚肉跳。

    其實雖然水泥廠的事,因為上次把那架鋼琴處理掉之后,看似暫告了一個段落,但王宇燦心里卻還是一直有些疑惑沒有解開。

    只是現在被吳慕青的倒霉家事給絆住了手腳,一心想先幫這可憐的小女孩擺脫“魔窟”,這才沒顧上那邊的事。

    而閔星瀚現在的想法,很明顯和王宇燦的“暫時放下”截然不同。他從“幫青女的忙”,已經全然轉向了調查吳慕青一家人身上,所以他能說出這句話,倒也不奇怪了。

    “臭小子,你想死是不是?”老徐破口大罵起來,“這是我最后一個案子了,你不想幫忙也就算了,之前給我添那么多亂我也都忍了,反正你小子狼心狗肺慣了!.....”

    “你辭職了?”無視徐言赫的羅里吧嗦,閔星瀚一下便釘準了靶心。

    “是啊,怎么了?”老徐不爽的反問了一句。

    “沒想到這么快....”

    “這個案子處理完,我就撤了,以后甭有事沒事兒的來騷擾我。”

    閔星瀚頓了頓,又抬頭看了看王宇燦猶豫未決的臉,很容易便能讀出他想去了解情況的意圖。

    “你在局里嗎?”

    “干什么?”

    “我和王宇燦去找你。”

    “沒良心了混小子們!”老徐罵罵咧咧的重復幾遍,最后又不爽的哼唧幾聲,這次同意他倆過去。

    掛了電話后,閔星瀚再次看向了吳兵。

    “我會去看看你家的情況的。”

    “好。”吳兵點點頭。

    他莫名覺得心安了一些,其實這說來也奇怪,他本人理論上應該根本不相信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甚至更不會輕易相信這樣兩個乳臭未干的毛頭小子。

    但有一些情況也確實如此,只有在事件真正發生的時候,人們才會意識到,自己有時候所謂的知識面和閱歷,真是狹窄到可怕。

    很多事情之所以會發生,也許,自有其道理,而這個道理,卻從來不為人類所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妖都安魂書》,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官方有没有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