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醫品太子妃 > 第九百六十八章 你在這里住得慣嗎?(作者:簾霜)
醫品太子妃 《醫品太子妃》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第九百六十八章 你在這里住得慣嗎?

    “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來人,把老四拉著去!”和親王重重的拍了拍桌子,厲聲道。

    事實證明秦玉如的確是他家的血脈,就算秦玉如犯了這種大逆不道的罪名,和親王府也得去看看,免得這名聲更落下刻薄、寡恩。

    兩個侍衛進來,一伸手就要拉楚四爺。

    “走,走走,我走還不行嗎!別拉拉扯扯的,爺的這身衣裳還是新上身的,弄皺了誰賠!”楚懷然忿忿然的站了起來,一把推開兩個侍衛的手,卷了卷衣袖,看了看坐在上面的老子,“父親,我丑話可是說在前頭,看看是行,看完我就走了,你可別讓人攔著我,在大牢那邊拉拉扯扯的更丟您的臉!”

    “你趕緊走!”和親王覺得自己控制不住又想砸東西了。

    “走就走,誰怕誰啊!”楚懷然嘀咕了一聲,轉身離開,出門上馬車往刑部而來。

    待到了刑部,跟刑部的堂官說了一聲之后,堂官帶著他去了牢房,之后又讓女牢頭帶秦玉如過來。

    這位楚四爺雖然是來探監的,但不愿意去到下面,覺得下面霉氣重,會折了他的福氣。

    堂官也是沒奈何才把人帶到上面來的,好在這位也不是什么得用的爺,秦玉如犯的也不是逆反的罪名,不用看管的那么嚴實。

    秦玉如被帶到一間小屋子里,看到里面坐著的楚懷然,原本死氣沉沉的眼睛立時一亮,雙膝一軟,“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含淚道:“父親!”

    她之前去和親王府的時候,是看到過楚懷然的。

    “你……起來說話!”楚懷然雖然滿心滿腦的不愿意看到秦玉如,但這會看到她一副瘦弱、憔悴的樣子,莫名的倒有了幾分父親的心腸,揮揮手道。

    “父親!”秦玉如頭伏地面,又叫了一聲哀哀的哭了起來,卻已經是泣不成聲。

    楚懷然不自在的轉了轉身子,“起吧,起吧,有什么話起來再說!”

    “是,父親!”秦玉如應聲站了起來,眼睛看著楚懷然,有激動和生機,比之方死氣沉沉的樣子,順眼了許多。

    “坐下吧!”楚懷然伸手指了指邊上的凳子。

    “是”秦玉如乖順的坐了下來,兩眼緊緊的盯著楚懷然,一副渴心渴意的把他這個父親放到心里去的樣子。

    楚懷然低咳了一聲,隨口問道,“你現在在這里住得慣嗎?”

    這話說出口,連自己都覺得隔應的很。

    “父親,我……我很好,女兒給您蒙羞了!”秦玉如眼淚又落了下來,也沒有帕子,拿臟亂的衣角抹了抹眼淚。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狄氏再不是也是你的親生母親!”楚懷然哼哼了一句。

    “父親,我……我又豈會真的弒母,不過是……他們冤枉了我罷了,我……就算是再豬狗不如,也不可能真的弒母的!”秦玉如低下頭,哭道。

    “你是說,是秦懷永暗算你了?”楚懷然這時候腦筋動的頗快,臉色有些不好看,雖然他對秦玉

    如沒什么在意,但如果秦懷永真的這么做了,那就是故意打他的臉了。

    明明這件事很小,卻弄成這么大,他現在也是里外不是人,如果真的是秦懷永的謀算,他可不能這么簡單的就算了。

    憑什么現在名聲不好的是他,秦懷永還落得別人的同情。

    雖然楚懷然也沒什么名聲,但這個時候卻顧及起自己的名聲來了。

    “父親……我……我就要和您相聚,和您父女相認,以后說不得我們一家子就可以快快樂樂的生活在一起了,這個時候我為什么會殺了母親,有她在,不是更和美一起嗎?”秦玉如哀聲道。

    一家子在一起?楚懷然覺得秦玉如還是太天真了,就算狄氏在,他也不會讓狄氏進自己的后院的,不說狄氏是寧遠將軍的正室夫人,就算沒這點,他也不要,狄氏可是一個潑辣貨,到了自家的后園,自家園子里多少的美人會受擾。

    當然這話不能直著跟女兒說。

    低低的咳嗽了一聲,楚懷然道:“你有沒有證據說秦懷永害了你?”

    “父親,那是秦府,女兒……女兒怎么會有證據,就算是有,這個時候也早沒了!”秦玉如搖了搖頭,原本因為看到親生父親,亮彩起來的眸色,因為這句話暗沉了下來,透著一股子委屈。

    看著越發的讓人覺得可憐。

    楚懷然沒什么父女之情,這時候卻覺得憤怒,憤怒于秦懷永的算計,一定是秦懷永知道自己給他戴了綠帽子,才弄出這么一出來,要狄氏的性命。

    他原本就是紈绔,也沒什么真本事,因為他的身份,身邊都是一群奉迎他的人,哪里有什么好的算計,更不會覺得秦玉如是覺得狄氏本身的品性堵了她的青云之路,索性要了狄氏的性命,以求得和親王府的憐惜,這才殺的狄氏。

    “你等著,我讓你祖父去查,一定把這事情查清楚的!”楚懷然手在桌上一拍,擺出一副老子的派頭。

    “父親,別去了,算不得什么大事,真的,就這樣吧,反正女兒現在這個樣子,孑然一身,無牽無掛的,死了也好,死了就可以去地上陪著母親去了,只是無法在父親面前盡孝……”秦玉如說到這里,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

    含淚一邊哭一邊看著楚懷然,仿佛從心窩子里想看清楚楚懷然的臉,要把個親生的父親記在心里,永遠不忘記似的。

    看著這樣的秦玉如,楚懷然莫名的覺得心里不舒服。

    他的女兒再有不是,也是皇家的血脈,不是秦懷永想害就能害的。

    “你先在這牢里好好呆著,我會關照人照顧你的,至于那些證據什么的,為父的去查,查的清楚之后一定會救你出來的!”

    楚懷然道。

    秋后處斬,還有一段時間,楚懷然覺得如果真的有什么,以父親的手段,必然會查的清楚。

    “父親,不必那么麻煩的,女兒……女兒只念著父親的這一番心意,就算是死了,也一定會感恩父親的!”

    秦玉如

    淚如雨下,羞傷痛苦,但又不愿意自己的親生父親為難,寧愿舍了這一身的性命,也不愿意為難父親。

    如果秦玉如進來就是求楚懷然幫著查證,以楚懷然的心性,并不會放在心上,他對于自己的兒女子嗣,向來不由心,但眼下是楚懷然主動的要求幫著秦玉如,偏秦玉如不愿意,原因是怕麻煩自己的父親。

    楚懷然覺得這女兒還是不錯的,怎么看也不象是弒母的,當下道:“好了,你先回去吧,我知道要怎么做了!”

    秦懷永爬到自己頭上,肯定是不行的!

    女牢頭過來拉人,秦玉如站起來又是恭恭敬敬的向著楚懷然磕了幾個頭,而后依依不舍的哭著離開。

    楚懷然站了起來,帶著小廝去找了刑部的堂官,吩咐他要好生的照顧秦玉如,并且一再的表示秦玉如就是他的血脈,暗示秦玉如的這事,說不定會翻盤,說秦玉如并不是那種弒母的惡毒人。

    刑部的堂官官職并不高,哪敢不應下,當然一個勁的點頭表示,他會按照楚懷然的意思辦的,絕對不會委屈了這位小姐,并且小心的照顧她,照顧到這位大小姐離開刑部為止。

    對于刑部堂官的這種眼力勁,楚懷然還是表示很滿意的,也留下了一筆錢,讓堂官按照他的話照應秦玉如,這才帶著人回府去找和親王了。

    他這里一離開刑部,就有人報到了邵宛如的面前,看著眼前的消息,邵宛如的唇角勾了起來。

    “小姐,這位楚四爺會查大小姐的事情?”玉潔好奇的道。

    她可是看著這位大小姐當初如何的風光的,眼下的這種情形卻是她看不太懂的,這位楚四爺真的會去查這事?這么明顯的事情還要讓人去查嗎?可以說是鐵證如山的實事!

    “他雖然不會查,但至少表明了心意,秦玉如在牢中的日子會好過許多,絕對不會象之前那樣!”邵宛如淡淡的道,意有所指的道,“這樣也會方便她許多事情,當然也會給一些人虛假的消息,幫了她大忙了!”

    秦玉如之前一直不行動,不是她不想行動,而是在尋找一個好的契機,眼下這個契機送了上來,一方面固然讓牢頭對她放松一些,另一方面也會讓齊天宇高看她一眼,有著和親王背景的秦玉如和沒有和親王府的秦玉如,是完全不同的。

    有楚懷然這么一句替她查案翻案的說話,就代表了一種可能性,說不得秦玉如是無罪的,如果她是無罪的,那么必然會放出來,皇家血脈自然會讓人高看一眼……

    “繼續盯著她,齊天宇那邊也盯著!”手指在桌面上輕輕的敲了敲,邵宛如道,接下來秦玉如應當就會有所動作了。

    果然,第二天,她就接到了秦玉如設法讓女牢頭給齊天宇送信的消息!

    齊天宇接到秦玉如的信,并沒有馬上去見秦玉如,推到當天晚上,坐了一輛馬車靜悄悄的去往刑部。

    他雖然不是刑部官員,但在刑部也有朋友,暗中見一見秦玉如,并不是什么難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醫品太子妃》,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官方有没有快乐时时彩